其实自己和高览已经就是陌路之人了至于之前的

作者: admin 分类: 668彩票app登陆 发布时间: 2019-01-29 09:59
“主公,属下认为,只要我军……”
 
    接着,逢纪就把他说想得和袁绍还有众人一说,果然,众人此时都点了点头。不得不说,在众人都是束手无策的时候,逢纪的话,确实是让他们都眼前一亮。虽然己方如此,要损失不少,但是至少让他们看到了能破此困局的希望,也许像逢纪所说,己方真就能不像如今这样这么被动了。可到时候,黎阳却还是人家兖州军的啊。
 
    袁绍一听,他却说道:“唉,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事,如今黎阳城肯定不是我军的久留之地,所以……哪怕把黎阳让给了他兖州军,可我却也不会让兖州军好过就是!!”
 
    众人从自己主公的话语中,却是不难听出来,自己主公这可真是下定决心了,要不能如此吗。看来一直对兖州军的不胜,让自己主公是无比渴望能给兖州军找些麻烦,所以宁可如今都不要黎阳城了,他也要给兖州军添点儿堵啊。
 
    在座的众人除了理解自己主公之外,其他的就是心酸啊。对,就是如此,想己方几十万大军,可如今再看呢,都落到了什么田地了。要是之前有人对自己如此说,自己肯定是不会相信,但是“事实胜于雄辩”,如今明摆着的事儿,承认还是不承认都已经是如此了。
 
    而看到自己主公如此,怎么他也是北方四州的霸主,但是如今却因为粮草的事儿而焦头烂额,说实话,众人的心里也都不是滋味。
 
    “主公英明!”
 
    众人此时齐声说道,不过和其他时候不一样,这回他们倒是很真心地说着这四个字。(未完待续。。。)
------------
 
第六八六章 冀州军夜袭敌营
 
    这一日夜,袁绍命高览前去兖州军大营,趁夜袭营,而这也是他们在黎阳都商量好了的。
 
    人数也不是特别多,就是五千人而已,高览是直接带兵就奔向了兖州军大营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曹操是早已得知了冀州军有士卒带兵前来,其实这个也在荀攸所料之中的。他当时说得清楚,在粮草不济的时候,如果说袁本初冀州军一方真没有别的方法能解此困局,那么就只能是铤而走险,派兵来趁夜袭营了。结果果然,这还没过多少时日呢,看来袁本初就已经是支持不住了。
 
    曹操此时早已召集了众人,“各位,袁本初果然是派人前来袭营,各位做好准备,准备迎敌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众人是齐声应诺,并且对荀攸之前所说,是甚为佩服地看着他。
 
    曹操看了眼张郃,于是便对他说道:“这次据说敌将正是高览,所以儁乂……”
 
    曹操对张郃说了几句,最后张郃是不住地点头,“主公放心,此时属下定会尽力就是!”
 
    “好,一切便拜托给儁乂了!”
 
    而曹操都下完令了之后,众人便除了大营,各自领兵,准备拒敌。兖州军一方对此确实是早有准备,自从当时荀攸说了之后,曹操对此确实是很重视。毕竟在他看来,袁绍也真就是那样的人。之前在官渡就是如此,结果到了如今的黎阳,他肯定还会是故技重施,所以己方还真是不得不防啊。就是不知道他们会来多少人马。不过想来也不会太多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高览是带兵来到了兖州军大营,结果发现这一次是中了人家的伏兵了,如今的自己其实就和当初的文丑和张郃遭遇是一样的。而不一样的就是,文丑跑了,而张郃投敌,只有自己还在自己主公帐下继续效力。
 
    结果见到兖州军从四面杀了多来,按道理来说,高览这个时候应该是让全军撤退,方位上策,毕竟是中了人家的埋伏了。不过高览可没有这样。而是喊道,“各位,给我杀啊,杀了这帮兖州狗!”
 
    结果这一句大喊,可是惹了祸了。兖州军士卒一听,好啊。既然敢辱骂我们。结果这一下,就让他们对冀州军士卒的仇恨值是直线上升。毕竟高览所喊得声音绝对不小,尤其还是在这夜晚比较静的时候,几乎是所有人都听到了。
 
    于是兖州军的士卒不干了,直接就像是疯了似的,杀奔冀州军而来。高览一看。心说自己的话,果然是起了大作用了。这话要不是这个时候,那自己可真是不能再喊了,什么叫祸从口出。看看如今的情形,不就知道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高览一句话,让大多数兖州军士卒都红了眼了,他之前倒是真没有想到,这句话居然是有这么大的作用啊。可这话喊出来后,最倒霉的肯定不是他高览,而是他带来的那五千士卒。此时冀州军的士卒都在暗自叫苦,心说,这可真是倒了大霉了。本来自己主公让自己等人来夜袭兖州军大营,这就已经是够倒霉的了。可这时候,自己将军居然还喊了这么一句话。
 
    结果看看吧,这帮兖州狗可真是来劲儿了。要说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样儿的情况,可为什么却不像今夜如此呢,对此冀州军的士卒是特别不明白。但是他们也已经是想不明白了,因为他们受到了兖州军士卒的强烈攻击,几乎就是一边儿倒的屠杀,冀州军士卒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,直接就败了。
 
    高览一看,心说果然如此啊。这个时候虽然他确实是有些不忍,但是没有办法,为了己方,他也只能是强忍着,然后继续和兖州军士卒对战,只是他把这些情绪都撒在了兖州军士卒的身上,所以谁来攻击高览,可也算是倒了大霉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这时候也就是过了一刻多钟吧,高览他看时候也差不多了,所以他此时还是大喊道:“兖州军势大,弟兄们快撤!”
 
    高览是这个时候才喊这话,其实都不用他喊,在己方冀州军士卒遭遇到兖州军埋伏的时候,其实绝大多数的冀州军士卒都是这么做的。只是能真正逃走的人,确实是极其少数极其少数,毕竟战力人数根本就不对等,相差绝对悬殊,所以才有了之前的一边儿倒的局面。
 
    高览一咬牙,知道,这个时候自己再不走,估计就没有什么机会了。至于冀州军士卒,那却不是自己所能去管得了,自己可没有那个本事,能自己逃跑顺便也能带他们一起,不可能,那样儿谁也走不了了。不过高览这个时候突然是有个疑问,就是为何一直也没有看到兖州军的将领。要知道自己还是很明显的,但是却没有碰到一个兖州军的将领来和自己对战。
 
    所以这点确实是让高览摸不着头脑的地方,他却是不懂了,按道理来说,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,但是事实,还真就是出现了。虽然不懂,但是却也并不妨碍他带马逃走,不过真就能那么容易让他逃跑吗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对于此,其实高览他想得倒是挺好,但是往往则是事与愿违,他以为自己能顺利冲出兖州军包围,然后退向黎阳,结果却还是被人给拦了下来。
 
    而这个“拦路虎”还不是别人。给高览拦下来的人,正是他之前冀州军的同僚,也是关系不错的好友,张郃张儁乂。
 
    高览见到张郃后,他一下就明白了。心说怪不得之前是没有看到有兖州军的将领来和自己对战,看来是在这儿等着自己的。有他张郃张儁乂一个,就足够了。这不只是因为他张儁乂的武艺高超,比自己强,更因为其人可是从冀州军出来的人,并且和自己关系不错。所以让其人来阻截自己,可真是比较合适啊。要是自己是他曹孟德,估计也会如此施为吧。
 
    可他曹孟德所想,倒是不错,但是却绝对是打错如意算盘了。是啊。自己也承认他张儁乂确实是武艺比自己高,而且和自己的关系确实也不错。但是如此又能如何。难道自己就肯定不能在他的长枪下逃走吗。要知道,虽然自己武艺确实是不如他张儁乂,但是自己掌中的大刀却也绝对不是吃素的。高览还是有信心的,能在张郃的阻截之下逃走,这个和张郃也有关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在高览对面张郃是横枪立马,只听他说道:“高兄……”
 
    结果张郃就说了两个字。高览便冷哼了一声,“哼,张郃张儁乂!如今你我已分属不同两个阵营,而且还彼此为敌对。你这声高兄,呵呵,高某可真是不敢当啊!”
 
    张郃闻言,是微微叹了口气,他倒是知道高览的脾气秉性,其人就是这样儿。
 
    “唉,不管如何,既然高,既然阁下如此,那么我也不多言。只是有些东西,我也是身不由己啊。”
 
    张郃其实很清楚,这个时候,其实自己和高览已经就是陌路之人了,至于之前的那点交情,全都因为如今双方是敌对,而已经烟消云散了。
 
    “张儁乂,休要多言,你要战就战,何需废话!”
 
    张郃一看高览这个表情,这个语气,他就知道,自己劝降,肯定是没有用了。唉,自己其实就不应该来啊,如今劝降没用,那就只有是手下见真章了。
 
    “得罪了!”
 
    说完,张郃便一枪向高览攻了过来,“张儁乂,来得好!让高某见识见识,你到底是长进了多少,哈哈哈!”
 
    高览面对比他武艺高一块的张郃,他是一点儿都不惧。这就是高览其人的性格,他既然敢带兵前来,他就已经把生死都给置之度外了。对他来说,武将吗,其实战死沙场,才是最高的荣誉。自己有朝一日,也许也会战死战场,那其实就算是自己死得其所了。
 
    高览武艺确实是不如张郃,但是和他战了十几个回合,那却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。
 
    但是对他来说,他却也知道,这时候却还不是自己和张郃战十几个回合的时候。此时正是自己逃跑的大好时机,在兖州军其他将领都不在此,自己正好是赶紧逃回黎阳,而不是自己在这儿和张郃单挑。
 
    所以高览是一下就下了狠心了,直接就采取了他刀招中最绝的一招。说这招绝,那就是让人很难去取舍,因为这招就是同归于尽的招式,也不知道高览是从哪学来得。这招是特别奇怪,反正无论你之前有多大的优势,不管你招式有多么精妙,反正高览此刀招一处,就是个同归于尽的架势。反正你要是不躲开,最好的结果都是同归于尽。
 
    可不好的结果,也许就是你身死,而高览可能就是重伤或者轻伤。
 
    张郃可是知道高览有这么一个绝招,所以一看,可把他给吓得不轻。心说自己可真是不想和你同归于尽啊,所以他是连忙躲开这一刀招,不躲开能行吗。结果他躲开之后,高览便趁机拨马逃走了,毕竟是不能再恋战了,如今走为上策啊。
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