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今想为他们报仇的话那么只能是再与兖州军一

作者: admin 分类: 668彩票app登陆 发布时间: 2019-01-29 09:59
 张郃看高览逃走的背影,其实他要是对高览穷追不舍,还真就可能追他上。不过张郃认为如今如此已经是没有意义了,为什么,就因为高览用同归于尽的招式来告诉自己,说他宁可是战死在这儿,也绝对不可能投降于兖州军。这就是他所要说的话,而张郃认识他那么多年,自然是明白。
 
    所以张郃此时此刻,他其实是再清楚不过了。自己如果追上去,再和高览战一场,想擒拿他肯定是不成了。最后最好的结果,就是他直接身死在兖州军大营,却也绝对不会被俘虏,不会去投靠己方。
 
    最后张郃确实是没有去追,因为他认为,与其让高览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,还真是不如让他好好活着。不管怎么说,就算自己和他没有白相识一场吧,怎么说之前关系都算是不错,虽然如今已经是陌路了,成了敌对,但是如此做也算是自己对得起他了。
 
    至于自己主公那边儿,自己自然是去请罪。不管怎么说,都算是自己放走了高览,放走了敌将,所以自己有错误,自然要去承担。这个后果,张郃倒是没想太多,但是他却知道,自己如今的主公不是袁本初,所以自己肯定是不至于身死,但是处罚,肯定还是要接受处罚的。毕竟军法军规不是任何人都能够违犯的,而违犯的必然要受到应有的处罚。
 
    自己在兖州军也有段时日了,对此,自己可真是清清楚楚。(未完待续。。)
------------
 
第六八七章 曹孟德发落大将
 
    高览撤退了,至于那些冀州军士卒,他确实是不可能再管过来了,所以没有办法,他只能是自己无奈撤向了黎阳。
 
    对于对张郃没有来追击自己,其实这都是在他的意料之中,毕竟高览是认识张郃那么多年了。在他看来,自己之前都那么明确表明自己的态度了,如果他张儁乂真要是觉得两人算是没白相识一场,那么他就不会来。反之,他张儁乂要真来了,那么自己可真就算是看错人了。
 
    结果最后果然是和自己所想得一样,看来他张儁乂确实是还顾念昔日的交情。但是对高览来说,这些其实到了如今,确实已经是烟消云散了。这次张郃顾念两人相识一场,但是高览却没领什么情。在他看来,这就是两人做了最后的道别,至此,两人是“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”,谁也不认识谁,就是敌人了。下次再相见的话,那就是不死不休。
 
    这就是高览内心中最为真实的想法,没办法,谁让是各为其主呢。所以两人既然是已经都分属不同的两个阵营了,那么除了敌人,还能是什么。不过高览他这人绝对是能放下这些的人,虽然以前和张郃的关系确实是不错,但是那只能代表从前。而从此之后,两人就是敌人了。所以高览也知道,下次,张郃不会再做这样儿的事儿,而自己更不会对他手下留情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高览他是自己跑了,而剩下的冀州军士卒。除了极其少数人在兖州军重重包围逃脱了之外,其他人基本都战死。而一少部分人则投降了。自此,冀州军彻夜来袭兖州军大营,以兖州军大获全胜而告终。至于冀州军那五千来人,不说是全军覆没吧,但是也真就差不多了。
 
    此时曹操的大帐中,基本上人都到齐了,而张郃是最后一个到的,他才回来。
 
    进了大帐后。张郃就向自己主公请罪,“主公,属下未全力追击敌将高览,还请主公责罚!”
 
    曹操就这么看着张郃,他确实是挺生气的。为什么,就是因为之前自己都和张郃说得挺好的,说就让他去对付高览。不管怎么说,不能让他轻易逃脱。结果呢,如今这么个情况,他张郃张儁乂,就和亲手放走高览也没什么太大区别。这时候向自己请罪来了,要是自己兖州军中。每个将领都如此,那么己方估计早就让人给灭了,还说什么啊。
 
    众人这么一看,自己主公此时这表情,还有这反应。了解曹操的人可都知道。自己主公这是真正是动怒了。自己主公就是这样,他越是平静。也越沉默的时候,面无表情,那就是要大怒的表现。
 
    果然,众人心里想得是应验了,只见曹操把身前的桌案直接掀翻,“张儁乂,你放走敌将,该当何罪?”
 
    众人一看,心说完了,自己主公可好久都没如此动怒了吧。不少人心里都是苦笑,心说张儁乂啊张儁乂,你胆量也实在是太大了,你一个新降之将,就敢私自放走敌将,你这真是不想活了啊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此时能过了一分钟,大帐内是鸦雀无声,张郃对自己主公所问,他是没言语。因为对他来说,自己确实是理亏,军法在那儿呢,要是真严格来说,自己还真有可能被斩啊。所以如今就看自己主公还有其他人想让自己如何了,反正想让自己死,自己绝对活不了,反过来,自己就肯定是死不了。
 
    而曹操虽然是大怒,但是这个时候却是缓过来了不少。毕竟他这人身体不太好,头风病比较严重,所以在一般的情况下,曹操其实都克制着自己,让自己不去动怒。他知道,自己只要一生气,自己这头风病就不一定什么时候就犯了。所以为了能不让自己遭受头风病的痛苦,他真是尽量是去忍,去克制自己,不让自己生气发脾气。
 
    但是今夜的事儿,实在是让他生气。他张郃张儁乂,一个降将,就敢如此,真是胆大包天啊,根本就没把己方兖州军的军法当回事儿啊。要按理来说,就是直接斩杀了他,也不是不行。但是自己真是爱惜他的人才,再说这个事儿也是有原因的,所以……
 
    此时就听曹操再次问道:“张儁乂,你该当何罪?”
 
    这次张郃倒是没有沉默,直接说道:“属下任凭主公处置,绝无怨言!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,心说你张儁乂是不傻了?问你该当何罪,你就把你自己所想得说出来就是了,还任凭处置,自己说要杀你,你也觉得挺好了?
 
    曹操心里是这个无奈啊,他这时候冷不丁看了眼程昱还有荀攸,只见两人对曹操都是微微点头,一般人不注意的话,肯定是看不到两人如此的。但是曹操知道两人的意思,所以他这时候是放心了,于是便对张郃说道:“张儁乂你私自放走敌将,就依军法处置吧,来人……”
 
    结果曹操的话是刚说到这儿,程昱赶紧出言说道:“主公且慢,容属下说一句!”
 
    曹操一看程昱出来说话了,他一摆手,“仲德有何话要说?难道说你要给张儁乂求情不成?如此的话,那便算了吧!”
 
    而程昱一听,他则苦笑了一声,“主公,非也。属下只想说,如今大敌当前,如若我军斩杀大将,于军不利啊!张儁乂放走敌将高览,可主公也没有问问他,到底是因何如此?”
 
    曹操闻言,点了点头,于是便说道:“张儁乂,既然仲德说到这儿了,你便说说,到底因何放走了敌将?”
 
    听了自己主公所问,张郃自然是没有隐瞒,直接就把之前所发生的事儿,都讲了一遍。而曹操和众人听后,明白了,心说原来如此啊。如果是抛开别的不谈的话,那么他们其实还是很赞同张郃的做法的。但是谁让他们都是兖州军的一员,所以对损害己方的事儿,他们不可能是站在张郃这边儿的。不过倒是并不会妨碍他们为张郃求情,这个倒是没错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曹操看了眼程昱,程昱这时候则说道:“主公,其实张儁乂如此,也并非是没有道理。但是国有国法,军有军规,既然他张儁乂违犯了军法,自然是依军法处置。只是,如今我军士气正高,如若在此时斩杀大将,想来对我军的士气,未尝不是一个打击。所以如今大敌当前,还请主公三思!”
 
    程昱这边儿一说完,马上曹仁也出言说道:“主公,仲德先生所言甚是,如今斩杀大将,于军不利。所以属下建议,不如让张儁乂戴罪立功,将功折罪,如此也许是个两全其美的方法!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,“这……”
 
    而荀攸则说道:“主公,之前仲德和子孝两人所言甚是。如今确实是不宜斩杀大将,虽然张儁乂确实是放走了敌将高览,但是还好是没有对我军影响太多,所以允许其人戴罪立功,方为上策!”
 
    曹操当然是不想杀张郃,毕竟张郃是个人才,他早就知道,但是对他来说,张郃今夜对高览的这个事儿,让他是特别不满。所以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,那就是一定得好好敲打敲打这个刚投奔己方不久的张郃张儁乂。在曹操看来,张郃是明明知道己方的军法军规,但是却还敢私自放走高览,这分明就是明知故犯。
 
    他一个新投奔的将领都敢如此,那么真是,要是自己不好好处罚他一下的话,那么可能己方的元老,也许就更无法无天了。当然曹操也并不相信就会如此,但是他却不得不防患于未然啊。要是从张郃这儿开始,放走敌将,自己也不怎么处罚的话,那么这个先河一开,对自己今后治军,可能要有很大的影响。
 
    自己兖州军以执法严格而闻名天下,所以不处置他张郃肯定是不行的。但是有些东西却也并不是说就一定要那么去做,就像此时,对张郃,自己说是要斩首,但是众人一下都过来求情,那么自己其实就可以顺着台阶下去了。毕竟张郃所犯的事儿,你说大也不算小,但是说小吧也不是很大,所以放过他确实并不是不可以,主要是能说得过去就行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曹操想了一会儿后,他这才说道:“张儁乂,看在众将为你求情,还有你虽然是放走敌将,但是却并未对我军造成什么损伤,所以准许你将功折罪,戴罪立功。不过‘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’,一会儿下去领三十军棍吧!”
 
    张郃一听,心说自己这是逃过一劫啊。他赶紧是说道:“谢主公不杀之恩,谢各位今夜之恩!”(未完待续。。。)
------------
 
第六八八章 袁本初遣将带兵
 
    张合已被曹操给发落完了,对,就是发落,但是其实这个结果应该可以说是皆大欢喜了吧。
 
    首先就是曹操他的目的达到了,而众人的目的其实也达到了,至于张合,因为他没死,所以他自己的目的当然也是达到了。于是对于这样的一个结果,既然众人的目的都已达到,那还有什么其他的奢求呢。
 
    在曹操和众人又说了几句没什么营养的话后,他便让众人各回各帐去休息了。至于张合,自然是下去领处罚,三十军棍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高览是一路逃回了黎阳,进了城后,他便直接找到了自己的主公。
 
    袁绍见到他后,一看高览这狼狈样儿。虽然他确实很是不喜,但是没办法,这个结果却早是己方所料之中的。所以不喜归不喜,袁绍也不至于去处罚高览,毕竟他还得用他呢,并且这事儿早都说好了的,所以是吧。
 
    一看高览如此,袁绍则问道:“一切如何?”
 
    高览是赶紧回答:“回主公的话,我军此时,应该,全军覆没了!”
 
    袁绍叹了口气,随即他便对高览说道:“唉,如此作为也是没有办法之事。如今想为他们报仇的话,那么只能是再与兖州军一战了!”
 
    高览一听,赶紧说道:“主公,末将愿往!与兖州军是不惜不休,还望主公成全!”
 
    而此时,袁绍一听高览的话,他是站了起来。然后说道:“此再去兖州军大营,凶多吉少,也许你再也不能回来了!”
 
    “主公,末将受主公知遇之恩,万死难报!所以此去兖州军大营,末将是当仁不让!”
 
    袁绍一听,说道:“好,如此,一个时辰后,你便带兵出发。此事却也非你不可!”
 
    高览闻言,是赶紧拜谢自己主公。对他来说,自己主公给了自己一个机会,成全了自己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要说袁绍和高览说的,那就是当时逢纪的计了。他当时出了这么个主意给自己主公。那就是趁夜袭兖州军大营。不过这却不是简单的去袭营,而是里面有一些和平时却是不太一样的地方。
 
    逢纪说得清楚。说如今己方已经是粮草不济。所以肯定还得是去和兖州军厮杀战斗,这才是上策。而众人听后,也都明白逢纪的意思,其实确实就是如此啊。为什么这么说,那就是因为己方如今粮草不济,但是人马却绝对还是众多。可是要比兖州军多多了。兖州军之所以没来攻城,还不就是怕他们士卒伤亡太大,并且还不一定能攻下来吗。
 
    所以,他们最后选择了目前最为稳妥且又有效的办法。那就是围城,对黎阳是围而不攻,只消耗己方的粮草,最后等己方粮草耗尽后,是不战自乱,他们则得到最多的利益,成为最大的赢家。
 
    逢纪的意思,就是己方绝对不要让他们如愿。他们觉得能让己方在这困局当中,但是己方却能破局。至于怎么破这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