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人是做什么的结果一听他制止了那个守城士卒

作者: admin 分类: 668彩票app官网 发布时间: 2019-01-29 10:02
   虽然袁绍没有放松对赵睿家眷的监视,但是却并不代表邺城看守城门的士卒就一定认识赵睿的家眷。其实更多的,他们要看那画影图形,才能对比出来。不过赵云临出门前,他是特意让赵睿妻子把自己给化妆了一下,其实就是把脸给抹黑,这时候天还没有完全亮,所以根本就看不清什么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“什么人,站住,停止行进!”
 
    邺城的冀州军士卒喝止住了赵云的马车,没办法,所有的人,除了是己方冀州军的人,剩下其他人都得接受盘查。
 
    赵云没办法,已经听了下来,“兵爷,您这是?”
 
    “里面是什么人?”
 
    “这……里面是内子,小的是接她回娘家的!”
 
    守城的士卒一听,点了点头,然后就要把车帘给拉开,看一眼。赵云当然是不能阻止,只能是看情况而定。
 
   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,城外有马蹄声响动,看来是有人骑马刚到邺城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那个守城士卒,刚要拉开车帘的手一下就缩了回去,此时他是双手紧握兵器。看向了身后城门的方向。
 
    赵云心中是暗自点头,心说在邺城看守城门的冀州军士卒,虽然是黎明时分,但是该有的警惕性却还是没少了。以后要真是己方大军在邺城攻城战得话,估计会是一场大硬仗啊。
 
    这时候那个冀州军士卒已经顾不了赵云了,直接是握着兵器到了城门口。毕竟这要是有什么变故,也好早做反应不是。
 
    而没一会儿,应该说是很快,几乎就是马上。城外是尘土飞扬,来了三骑。
 
    到了城门口。还未进城之时。三人便驻马。然后下了马,牵马进了邺城。
 
    而邺城的城门守卒一看来人,他们这才是松了口气。因为来人正是他们冀州军的人,只听众人齐声道:“审军师!”
 
    在马车上的赵云一听士卒喊得这三个字。他眼眉就是一挑。能让冀州军士卒喊出来审军师的,在冀州军就只有一个人。那就是袁本初帐下的谋士审配,真是没有想到,他居然是回到邺城来了。至于审配身边的两人,自然就是保护他的了,毕竟审配虽然武艺还行,但是怎么说也是个文士。
 
    这绝对是出乎赵云所料的,毕竟他之前所探听到的消息,审配可一直都在官渡。结果这个时候居然是回到了邺城。不过审配就算是回到了邺城,按理说和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。但是如今却是有了关系,而且还有了大关系。自己这不正要出城,而他正要进城。要说他看不到自己的马车?傻子都不相信,要说他不会注意自己。也许吧。如今也只能是希望如此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审配对冀州军士卒一笑,随即便说道:“各位都辛苦了,主公让审某回到邺城,同时还让审某对各位说一句,邺城对亏有各位,各位这些时日辛勤劳苦,主公都看在眼里,记在心上,等官渡大胜之后,定对各有有所嘉奖!”
 
    果然,冀州军士卒一听审配这话,本来还有怨言的人,这时候几乎也没有了。毕竟自己主公能如此,那真就是不容易了。其实他们也不好好想想,这话像是他们主公,那个出身在四世三公的袁家,袁绍袁本初说得话吗。不过士卒吗,基本上是最好骗得了,所以几乎是所有人都相信了。
 
    赵云一听,心里对审配的评价又上升了一点儿,看审配其人,在城门口,是直接下马,说明其人守规矩。毕竟冀州军的规定,在邺城城内,没有极其特殊的军情情报,是不准骑马的。只有那些个别的快马探马才可以,所以审配确实是守规矩。这时候城门口都没什么人,但是他也没有直接骑马进城,而是在城门口就下了马。
 
    然后在刚进城,就知道为自己主公去收买人心。审配那话,赵云可是半点儿都不相信的,袁本初要是能说出来这话,那也就不是他袁本初了。赵云虽然没和袁绍接触过,但却也听过很多,更是和自己主公还有郭嘉他们讨论过袁绍其人,所以对这个他确实还是了解的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审配见自己的话在冀州军士卒这儿确实是起到了作用,他心下满意,心说自己能为主公做的也就这么多了。唉,如今自己离开了官渡,却不知道自己主公何时能胜过曹孟德兖州军啊。
 
    而就在这个时候,审配是看到了赵云的马车,当然也更是注意到了赵云。他来了兴趣,觉得赵云这个人有些怪异。
 
    赵云一看,心说完了,真是“怕什么就来什么”啊,自己所希望的根本就没成,反而是审配注意到了自己,看样儿就要过来了。不过赵云虽然心里是这么想,但是表面上却是半点儿都没有表现出来。毕竟审配那可是冀州有名的人,而赵云身为冀州人。他早就听过审配的大名儿,就是一直没有见过罢了。不过却是没有想到,这第一次见其人,倒是在如此的情形啊。
 
    所谓是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”,赵云这个时候虽然心里是一千一万个不愿意和审配说话打交道,但是人家都过来了,自己总不能一下就逃跑吧。你这边儿要是一跑,那不就说明你有事儿了吗,那冀州军还不得在后面紧追不舍啊。
 
    审配向旁边的士卒问了一句。“不知那马车是怎么回事?”
 
    城门的守卒赶紧回道:“回军师。是要出城。不过却还没有盘查完!”
 
    士卒是实话实说,对审配自然是没有什么隐瞒的。而审配一听,出城的,还没盘查。那么正好,自己去看看吧。
 
    “走,咱们一起过去看看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审配,还有那守城的士卒,外加那两个保护审配的从官渡而来的冀州军士卒,四个人是一起向赵云走去。
 
    赵云一看,心说来了,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”啊。今日就让自己会一会他冀州的名士审配,看看他到底是有何本事,呵呵!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此时虽然不是战场,要真是在战场上,就是面对吕布。赵云也不会什么太多的心里活动。但是面对审配,这么冀州一个很有名的名士,赵云虽然不是怎么害怕,但是他心里确实是没底啊。毕竟自己其实还是不如这些谋士军师的,看看己方凉州军,无论是贾诩贾文和,文和先生,还是郭嘉郭奉孝,那是一个比一个厉害。就连黄权黄公衡,李恢李德昂,都不能小觑。
 
    所以自己虽然不知道审配到底是属于什么水平的谋士,但肯定不是废物啊,所以自己能不能蒙混过去,这个可真就难说了。但是即便如此,赵云也是面不改色,看着他你根本就想象不出,他此时的心里所想得居然能有那么多。
 
    审配四人已经来到了赵云近前,审配倒是没先说话,而是上下打量了赵云几眼。审配为什么要如此呢,就是因为之前还是有段距离,所以没有在近前这么直观。之前赵云给审配感觉就是很怪异,为什么怪异,审配他也说不出来。而等到了赵云近前,他这种感觉是更强烈了,但是却还是不明白,为什么自己有这么感觉。
 
    要说对面的人,就是个普通的车把式,但是自己怎么能对个车把式感觉怪异了呢。审配他最不明白的地方就是这个,要说自己眼里可是不差,但是却没能发现其他异常来。就是感觉这个车把式很怪异,别的倒是没有了。
 
    赵云自然是不能流露出异常的表情来,他此时则对几人说道:“兵爷,您看小的这是不是……”
 
    赵云那意思就是,你们是不是该让我过去了。
 
    审配在这儿呢,士卒可能去说什么话吗,只见审配一抬手,然后便对赵云说道:“你这是要去做什么?”
 
    审配这个时候不去想对方为什么给自己的感觉很怪异的事儿了,而是问赵云要做什么。在他看来,这么一大早,连人都很少的时候,就要出城,驾着马车,马车上应该还有人,这是要去做什么?不是没有这么早就出城跑远道的,但是太少了。所以审配不得不小心一点,毕竟如今己方可是和曹孟德的兖州军在官渡对峙呢,所以不小心能行吗。
 
    而赵云一听则是满脸堆笑,“小,小的这是要带内子回娘家!”
 
    审配一听,回娘家?莫非是娘家有何紧要之事,非要此时回去不可。
 
    “你是何方人氏?你家眷娘家又是哪里?”
 
    审配突然是问了赵云这么一句,赵云一笑,“小的是常山真定人,而内子和小的是同乡,也是真定人!”
 
    审配点点头,不过他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的怀疑,这个车把式很可疑啊。想到这儿,他就准备让那个看守城门的士卒拉来车帘,自己看一眼再说。毕竟对于这样儿可疑的人和事儿,自己不能不小心啊。
 
    而审配他是不可能自己亲自去拉人家车帘的。而且里面的还是女眷,这事儿他冀州的名士可能做得出来吗。所以他只能是让别人代他去做,于是就示意了一下那个看守城门的士卒。
 
    赵云一看,心说要完,自己可不能确定审配他到底认不认识赵睿的家眷。万一他要是认出来的话,那么自己等人都跑不了了。但是赵云却也不能冒险,比如说把审配给制住,这事儿赵云只是想了一下,他就直接给否定了。
 
    为什么,因为不能那么去做。如果真要那么做了的话。绝对是铤而走险啊。
 
    首先。自己确实是能一下暴起,然后就制住审配,然审配是受制于己。但是自己对审配其人的性格,可以说是一点儿都不了解。自己认为拿他的性命做要挟。能要挟住他。但要是万一没要挟成呢,那么赵睿的家眷不就又陷入到邺城了吗。之后要是早想把其人给接到长安,那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。
 
    不怪赵云非要这么想,而是他对审配其人真是把握不了。他知道,像审配这样儿的文士,尤其还是一个州有名的名士,这样儿的人几乎没有人是那种贪生怕死能受人威胁的。所以他真怕自己给审配制住了,倒是简单,但是万一其人来了鱼死网破。最后一咬牙。心说大家一起死吧,结果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。
 
    虽然赵云并不认为冀州军士卒就敢不管审配的死活,但是“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”,赵云不能赌这个啊。再说还有最为关键的一点。那就是自己要是制住了审配的话,一面得防范着冀州军士卒,一面还得保护好赵睿的家眷,说实话,自己并不一定有那么多精力,能把他们几人都顾及到,所以这个也是赵云所担心的一个方面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其实赵云没铤而走险就对了,幸好他没冲动,直接就把审配给制住,要真是那么干了的话,赵云肯定是能成功,但是结果,审配也肯定会来个鱼死网破,不受赵云的威胁胁迫。审配是什么人,那绝对是个狠人。审配在冀州军中有个绰号,叫做“审疯子”。看看这个绰号就知道,其人是多么疯狂的一个人了。
 
    为什么审配有这么个绰号,就是因为在大多数人的眼里看来,审配他做事好像有些不太正常。因为这人太狠了,心太狠了。审配是个什么人,如果要形容一下的话,可以这么说,如果你那他全家威胁他,不管是威胁他什么,他都绝对不会和你妥协。并且会找个机会,先把被你受制的家人都杀了,然后他再把你给杀了。
 
    审配他就是这么一个人,对自己狠,对别人更狠。审配平时杀人全家,灭人满门那可都是常事儿。而且为人心太狠了,所以就有了“审疯子”这么个绰号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就在赵云束手无策的时候,眼看那看守城门的士卒就要过来拉车帘了,他突然是看到了之前刚进邺城的时候,遇到的那个真定老乡。赵云不知道为何,他此时心中认为,也许此人能帮上自己的忙。果然对方也看到了自己,会意了自己的想法。
 
    这时候,就在那个看守城门的士卒过来要拉开车帘之时,只见那个赵云的真定老乡是急忙跑了过来,看守城门的士卒刚碰到车帘之时,就听赵云那个真定老乡说道:“且慢,军师,小的,有话说。”
 
    审配早看到有人到这儿来了,不过却是不知道这人是做什么的。结果一听他制止了那个守城士卒,他就是一皱眉,心说这是什么情况,“你是何人?”
 
    “小的,赵三。”
 
    审配点点头,“你有何话要说?”
 
    “回军师,小的是常山真定人,而此人确实是小的同乡,小的能作证!”
 
    审配一听,心说你这是要为其人开脱吗,结果这时候赵三说道:“你,给军师说几句家乡话,让军师听听!”
 
    赵云一听,心说这个赵三的反应还挺快,于是赶紧对审配说道:“军师,小的真是常山人啊!”
 
    不过这话是用真定的方言说的,别看审配不是真定人,但是好歹是冀州人,真定话他还是能听出来的,知道赵云这是纯正的真定话。果然是冀州人,应该不是兖州军的细作。至于拉车帘去看人家家眷的事儿,审配可是不屑去做那事儿,这么说他都是名士啊。
 
    审配这回是放下心了,如今这个时候,他最为担心的就是曹孟德兖州军细作,至于凉州军,他根本就想都没想过。他自然是不会想到,他对面之人,确实常山真定人,不过却不是兖州军细作,而是凉州军大将。
 
   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
 
    ,!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