既然真是撤退了那么自己便带兵进城吧趁此时是

作者: admin 分类: 668彩票app网址 发布时间: 2019-01-29 10:01
 说着,高览是继续带兵向中军大帐冲去。结果就在这个时候,就听不远处有人大喊:“敌将休得猖狂,关羽关云长来也!”
 
    “徐晃徐公明在此!”
 
    “曹仁曹子孝!”
 
    “曹洪曹子廉!”
 
    “曹纯曹子和!”
 
    高览一听,心说自己也太倒霉了。之前第一次带兵来的时候,就碰到了张儁乂一人。结果这个时候,一下就出来五个,自己连曹仁估计都敌不过,就别说是一流武艺的关云长还有徐公明了。
 
    但是即便如此,高览也没有表现出一丝害怕的样儿来。其实对他来说,确实就是,他敢再次带兵前来来,那么就已经不再惧怕生死了。所以高览本来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,对于五个人,他又有什么可怕的。
 
    所以他此时是豪气顿生,大喝道:“哈哈哈,都来吧!高览再次,何人来战!”
 
    高览这个时候都豁出去了,而那冀州军的敢死队士卒一看,自己将军都能如此,他们也来了劲儿,“杀……杀,弟兄们杀啊,不死不休!”
 
    “杀……”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那话说得挺有道理,就是“兵是将的胆,将是兵的魂”,还有这么个话,说一个羊带着一群老虎,是敌不过一只老虎带着一群羊的。当然了,这不过就是个比喻而已,说明为首的主将的重要性。
 
    就像如今这个情况,高览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儿,一下就影响到感染了敢死队这些士卒。其实要是换成一个见到敌军势大就掉头逃跑的主将,那么马上他们就要败了,那还可能去和人一战吗。但是遇到了高览,至少如今,敢死队却还不会败。
 
    关羽是一马当先,他自然是听到了高览的大喊,说他他对后面的其他几人也喊道:“各位都去忙其他的吧,此人就交与关某了!”
 
    徐晃曹仁他们几个一听,也没多说什么,就算是默认了。知道,既然是关羽他指定的人,那么还是卖给他一个人情为好。毕竟这事儿关羽也不是经常做,所以也算是难道张一回口,对此,众人还是很给他面子的。
 
    关羽是拍马提刀,杀了十几个士卒后,就来到了高览近前,“看你也算个人物,如果关某要是劝降于你,那是侮辱你,所以,战吧!兖州军关羽关云长,敌将报名!”
 
    高览一听,心说,果然是关云长其人啊。不过他对关羽的说法,还是很认同的。
 
    所以便说道:“冀州军,高览,请赐教!”
 
    “请!”
 
    说着,两人便都向对方攻了过去,可高览怎么可能是关羽的对手,两个回合,便被关羽斩于马下。他是一点儿都不了解关羽的刀法,关羽的刀法不只是快,而且还狠、稳、准,几乎这些优点是都给占了。
 
    而高览一死,敢死队是彻底要完了,虽然都有不惜自己性命拼死一战的这个想法,但是和人家兖州军士卒比起来,他们还是不行。毕竟才五千人,而兖州军可是比他们十倍还多,所以,反正肯定是比最开始那五千老弱病残强多了,也给兖州军带来了不小的麻烦,但是他们人数终究是有限,再加上高览身死,所以没多久,就都被屠杀殆尽,无人生还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对于高览其人,关羽确实还是比较欣赏的。他这辈子就是最欣赏这样儿的忠义之士,为自己主公,为自己的军队尽忠了。虽然高览武艺不怎么高,但是其人的作为却赢得了关羽的尊重。至少张郃武艺比高览高,而且其人之才也比高览强,但是关羽对他却不怎么看得上,反而是对高览比较尊重。
 
    最后曹操也从大帐出来了,一看高览已经身死,他也叹了口气,“好生安葬高览其人,呃,就把其人葬在黎阳这儿,黄河北岸吧。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本来最好的结果应该是葬在自己家乡,不过对于武将来说,其实葬在身死的地方也不是不行。关键是兖州军没人知道高览他是什么地方的人,就知道他是冀州的人,但是是冀州哪个郡县的,没有人知道。所以如此,不葬在黎阳这儿,还能安葬在什么地方呢。
------------
 
第六九〇章 兖州军进驻黎阳
 
    这次的高览带领敢死队来进攻兖州军大营,结果还是再次以失败而告终。当然,他们这次却不是上一次那老弱病残所能比的,所以也确实是给兖州军带来了不少的麻烦,这个却是没错。但是失败却还是失败了,而这个也没错。
 
    而就在高览带兵离开了黎阳,去进攻兖州军大营的时候,在黎阳的袁绍,也是异常不甘心地,集合了己方大军,准备从黎阳撤退。这也是袁绍的无奈之举,对他来说,哪怕还能看到希望,他也不会就这么带兵灰溜溜地离开。但是再不走,粮草怎么办?粮草都没了之后,己方大军吃什么?所以为了不让己方大军挨饿被兖州军所乘,所以袁绍是无奈撤出了黎阳。
 
    袁绍是心里难受,他憋屈。自己正在天下二十几年,可还真是第一次这么窝囊地撤退了。是把自己的城池拱手让给别人啊,还是曹操曹孟德。可不这样儿还能如何,袁绍知道,这是如今唯一能做的了,要不拉着己方大军和兖州军大战一场?没可能,自己不是项羽,没有破釜沉舟的那个魄力,而自己的冀州军更是不行,不是自己看不起他们,而事实就是如此啊。
 
    袁绍是无奈,带兵撤退了,黎阳城,除了一城百姓,其他什么,只要是和自己冀州军有关的东西,是什么也没留下。而袁绍撤退后,他却还不知道,高览此时已经身死了。为了他,为了冀州军而尽忠了。而他自认为自己是死得其所。也算是能瞑目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曹操命人打扫战场,突然这个时候。探马来报,“报主公,冀州军此时撤退了!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,心说什么?冀州军撤退了?这果真如此?
 
    “消息可靠否?”
 
    “不错,主公,冀州军已经弃城逃走!”
 
    曹操吸了口气,对旁边的众将士说道:“各位怎么看冀州军撤退之事?”
 
    此时程昱则说道:“主公,看来袁本初是早就有意撤退。毕竟他们的粮草不济。而已趁高览带兵来与我军交战之时,他则带兵弃了黎阳,而转去别的城池了!”
 
    曹操闻言,是点了点头,不过他虽然是认为程昱的话有道理,但是却不得不怀疑啊。万一这是冀州军之计,那么己方要轻易入城的话。那不就中了人家计了吗。所以不行,必须得谨慎小心才行,越是这个时候,就越得小心啊。
 
    看看今夜,本来以为冀州军就来一次袭营,结果呢。结果人家来了两次啊,而且这两次一比较,根本就没法比。要是冀州军一次袭营比一次厉害的话,那么己方别和人家战了,直接回兖州种田去吧。
 
    不是曹操此时非要这么想。实在是冀州军今夜确实是给了他一个惊喜,算是在他意料之外的。所以这个时候他的疑心病是又犯了。就觉得这是敌军之计,是赚自己进城,然后早已是埋伏好了士卒,就等着到时候围杀自己的兖州军呢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程昱说完之后,一看自己主公是没说什么,就是点了点头。他这时候就明白了,估计自己主公啊,是有他自己的想法,那么自己也别多说了。反正这个时候别去惹自己主公就是了,无论自己主公怎么想,只要不对己方产生特别大的危害,自己就别吱声,自己主公是最厌恶自以为是的自作聪明的人啊。
 
    因为曹操的性格,加上他手下谋士,是一个比一个老狐狸,所以导致了,他只要认定了事儿,基本上,被人劝了一次之后,就不再言语了,而都是,曹操说要怎么做,众人就听着,然后怎么去做。这已经成了兖州军内部的习惯了,众人都这样儿啊。
 
    听了程昱说完之后,曹操此时继续问道:“不知各位还有何想法?”
 
    这时候荀攸出言道:“主公,这个应该确实是袁本初带兵走了,所以我军也应早做打算才是!”
 
    荀攸就差明着说了,主公赶紧进兵吧,占据黎阳,咱们都去黎阳休息啊。不过荀攸不好直接就这么说,因为万一自己主公不想这时候进去呢,认为里面有埋伏,这事儿有诈呢。所以是吧,自己不能那么去让自己主公如此,就只能是委婉地说一下了。至于有没有埋伏,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自己主公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 
    曹操一听,这自己如今帐下的两个谋士都认为袁本初已经带大军撤退了。不,这事儿不小心不行啊,万一中计,那己方损失可就大了。他冀州军能损失得起,可自己这兖州军是伤亡不起啊。根本就不能和人家冀州军比不是,所以不能轻举妄动。
 
    于是曹操便对众人说道:“冀州军是不得不防啊,所以我军此时当按兵不动,等到天亮,再做打算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本来心中都认为袁绍是撤兵了,但是自己主公就怕是有伏兵。可众人这个时候却什么都没说,因为都知道自己主公那性格。你要此时去力劝自己主公,最后不光是没有什么效果,而等他发现,黎阳没有埋伏,而袁本初确实是撤退的时候,那么第一个倒霉的,肯定就是你,不会是别人。一时半会儿,自己主公不会对你如何,但是早晚能抓到你的毛病。
 
    这就是自己主公,所以曹操帐下的人,这时候是谁也不说话了,都害怕啊。所以这么一沉默,其实就算是默认了,而曹操他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 
    只见他这时候一笑,“哈哈哈!看来各位也同意如此,那么便做吧,毕竟是‘小心驶得万年船’啊,我军此时当更加谨慎小心才行!”
 
    众人听了自己主公的话,是什么都不敢说,只能都是沉默以对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天亮了之后,曹操这才派兵,当然不是动用所有的士卒,只是派了一支小队人马,进了黎阳。
 
    结果小队人马回来了,“禀主公,城内尚未发现冀州军踪影!”
 
    曹操点了点头,心说,看来袁本初果然是撤退了啊。好,既然真是撤退了,那么自己便带兵进城吧。趁此时是刚刚天亮,百姓基本都没有起来,所以己方是赶紧入城为好。要不等百姓都起来了,人多了,这出城进城的,绝对是很麻烦啊。
 
    毕竟黎阳都已经关闭近十日了,所以百姓要是知道今日城门能进出了,那么人还不得老多了。所以曹操是经验丰富,都知道这个,于是他这才是让己方士卒赶紧进城。当然不可能所有人都进城,进了万八千人马就足够了。
 
    更为关键的是粮草,曹操太知道了,如今黎阳,冀州军绝对不会落下一粒粮食在此,所以当然是自己吃自己的粮草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曹操待了一万兖州军士卒进了黎阳,当然他手下,除了曹仁还有曹纯外,其他人都跟着他进了黎阳城。至于曹仁还有曹纯,必须得留守在城外的兖州军大营,那里少不了人,所以他们两人留守大营,曹操才算是放心了。
 
    众人在县令府邸暂时安顿下来后,曹操再一次召集了众人。而众人是聪明地,谁也没说袁本初撤退真假的事儿。因为如此这还用说吗,明摆着的了。但是在座都是聪明人,所以知道,这话这辈子也不能说。你知道的东西,主公能不知道吗。自己主公是个什么样儿的人,作为属下的,这么些年了难道还不了解吗。
 
    自己主公能知道自己的错误,也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很多时候,之后也能改正自己的错误。但是他这辈子,你就绝对别指望着自己主公能在所有人,当着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